2019年6月13日

    《安娜·卡列尼娜》是俄国文坛巨匠列夫·托尔斯泰的不朽之作,塑造了一位闪耀着生命意识觉醒的光辉女性形象—安娜·卡列尼娜。托尔斯泰借助安娜为了追求自由的爱情而大胆离家出走、抛夫弃子、与情人同居到最终由于绝望而卧轨自杀的悲剧命运表达了对俄国妇女命运问题的关注。《安娜·卡列尼娜》从家庭角度来反映俄国当时广阔的社会现实,重在揭露上流社会的腐朽虚伪。小说通过安娜的悲剧来揭示贵族上流社会的腐败堕落,又用她的悲剧来谴责沙皇俄国的宗教观念对正直人生的毁灭作用,体现了托尔斯泰最真实的现实主义的创作原则。 
   创作于1879年的《玩偶之家》是挪威著名戏剧家易卜生社会问题剧的杰出代表,剧本通过女主人公娜拉因美好爱情的幻灭产生失落感,离家出走,学习做一个独立的人,体现了她对自我社会地位的勇敢追求。同时通过海尔茂长期以来的伪善面目揭露了建立在虚伪的道德基础之上的男权社会,提出了妇女解放的问题。 
   《安娜·卡列尼娜》和《玩偶之家》都讲述女性对自由爱情的追求、反抗意识觉醒以及寻找出路问题。安娜抗争的是封建伦理思想和封建贵族势力,娜拉抗争的是资本主义时期男权社会下不平等的男女关系,她们谁反抗更强烈?安娜和娜拉同为大胆追求爱情却又被爱情而伤害的女人,同为争取个性解放和女性独立的先驱,却有着不同之处。本文拟通过文本细读,在对比中探讨她们爱情悲剧的实质及其社会文化原因,以期给现代女性带来一些启示与借鉴。 
   一.勘破“爱情神话”之后的觉醒 
   安娜和娜拉都一度视爱情为生活的全部并尽最大的努力维护美好的爱情。因此,一旦她们美好的爱情出现裂缝,意识到自己所苦苦追求的爱情是自己一厢情愿的一场悲剧,自己所深爱的人并不爱自己,她们生的信念就会崩溃,她们所遭受的打击也是毁灭性的。 
   安娜的丈夫卡列宁是个冷漠、自私、虚伪的“官僚机器”,只把安娜当花瓶,无爱的形式婚姻日益消磨着安娜的生活激情。弗伦斯基风流轻俊、热情浪漫激活了安娜的生之欲求,给了安娜极大的生命活力和情感幸福,使的这朵娇艳的鲜花因爱情的滋润绽放得更加光彩夺目。安娜和弗伦斯基的一见钟情是建立在彼此外貌吸引层面的,弗伦斯基迷恋安娜的美丽风姿,安娜也被弗伦斯基的风流倜傥迷惑,没有深厚的感情基础,也没有上升到精神追求层面。一旦相互吸引的魅力逐渐消失了,安娜和弗伦斯基的爱情就会出现裂痕,从美丽梦幻般的浪漫爱情中清醒过来,就会正视残酷的现实问题爱情与荣耀、地位孰轻孰重?安娜最终也在弗伦斯基的冷淡、漠视中,彻底地明白,她全心全意追求的自由爱情,只是她一个人在真正付出所有,抛夫弃子、离家出走得到的只是一场美丽的骗局,毁灭了她自由幸福爱情的梦想与追求,在痛苦绝望、孤立无援中选择了卧轨自杀。 
   安娜为了爱情付出一切,爱情就是她的生命。当爱情的理想破灭之后,她看透了那个虚伪残酷的社会,对它再也不留恋了,终于以卧轨自杀发出自己最后的抗议。临死前,她恨恨地说道“这全是虚伪,全是谎话,全是欺骗,全是罪恶。”爱情是个人的事情,安娜追求的仅仅是个人的自由和幸福,但是沙皇宗教罪恶势力对人性的禁锢、压抑,贵族资产阶级的腐朽黑暗,剥夺了安娜实现爱情自由的权力,导致她过度绝望而卧轨自杀。 
   娜拉一直认为自己家庭幸福和谐,有着深爱自己的丈夫,可以一起面对生活中各种风雨,自己可以为了丈夫做任何事情,哪怕冒着触犯法律的风险,并坚信丈夫海尔茂也同样如此。当海尔茂从柯洛克斯泰那里知道娜拉背着他私下里签假名借钱,第一反应不是感动娜拉的付出和牺牲,不是想办法尽快帮助娜拉解决签假名借钱的事情,而是首先想到的自己会因为这件事情受到不好影响,名誉和社会地位会因此受到威胁,不顾娜拉是为了给自己治病才出此下策,立刻就咆哮不停,痛斥娜拉是一个“爱撒谎的人”、“伪君子”,是个“下贱的女人”、“犯法的人”。娜拉为了给深爱的丈夫治病甘愿牺牲名誉来贷款,可是这份情谊却抵不过丈夫的名誉和利益重,遭受丈夫的谩骂、训斥,海尔茂长期以来的虚伪自私的本性暴露出来。海尔茂是一位小资产阶级职员,深受资产阶级社会政治、法律、宗教、道德的影响,认为在家庭生活中妻子必须把丈夫的名誉、利益放在首位,听从丈夫的安排,为家庭、丈夫、子女牺牲自己是应该的。娜拉在丈夫海尔茂的咆哮叫骂声中彻底醒悟了,她一直以来坚信的幸福爱情都是自己的幻想,海尔茂只是把自己当作取悦他的玩偶。婚姻是建立在双方平等自由的基础之上,但是在娜拉生活的男权思想浓厚的社会里,丈夫在家庭中是处于支配地位的,妻子必须服从丈夫,一切以丈夫的意志为先。娜拉从自己和海尔茂不平等的社会关系中深切地体会到自己的可悲,所以下定决心离开丈夫和孩子,离家出走,去“学着做一个真正的人”。 
   二.爱情悲剧的原因 
   安娜和娜拉两个热情如火般的女子,一个卧轨自杀,一个离家出走。她们不懈追求和苦苦守候的爱情都以失败宣告终止的悲剧,在深深震撼广大女性读者的同时也留下了巨大的思考空间。因此探求她们爱情悲剧的原因,对现代女性在追寻自由幸福的爱情道路上有着重的警示作用。 
   造成安娜和娜拉爱情悲剧的原因主有以下三个方面 
   首先是强盛的男权观念的扼杀。安娜和娜拉都生活在男权观念依然根深蒂固的时代里,社会上的法律宗教、道德观念都是为男性服务的,用来约束和压迫女性的,这就造成了男性高高在上的社会地位,他们支配、统治着女性。卡列宁打着宗教和道德的幌子道貌岸然地拒绝安娜的离婚请求,利用法律手段活生生地剥夺安娜做母亲的权利;弗伦斯基为了满足虚荣心热烈追求安娜而后又为了自己的自由权利冷落、抛弃安娜;海尔茂义正言辞的谴责娜拉忘了她对丈夫和儿女的神圣责任,强调娜拉首先是一个妻子,一位母亲。卡列宁、弗伦斯基、海尔茂都有着强烈的男权观念,他们认为女人的天职就是为男人服务的,必须听从男人的安排,他们都忽略了女人也是人,也有追求生活的权利。
   其次是缺少独立的经济能力。安娜和娜拉都是没有任何经济收入来源的依靠男人而生活的女人,离开了男人,她们就无法维持基本的生活,就无法生存,这就使得她们在生活和物质甚至精神上都完全依赖男人,也使得她们的爱情缺乏对等、独立的基础。男人也认为自己花钱养着女人,那么你就必须以我为尊,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因而安娜只能是卡列宁和弗伦斯基的花瓶,娜拉只能是海尔茂闲暇时玩偶。 
   再次是缺乏自我意识。安娜和娜拉在爱情面前都迷失了自我,过度依赖能给她们带来爱情的男人,一个女人的幸福不应该建立在男人身上,爱情不应是女人的全部生活。同时安娜和娜拉为了爱情而进行的反抗是不自觉的意识、自发的状态,也对她们的爱情悲剧有深远的影响。安娜大胆追求自由的爱情而离家出走是由于她被弗伦斯基的风流潇洒、浪漫激情所吸引、所引诱,这才使得她内心深处压抑已久的生命激情开始燃烧;娜拉是因为她苦心经营的爱情原来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她的艰辛付出得到的却是责骂和厌恶、丈夫海尔茂长期虚伪自私的面目被揭穿以后她愤怒、失望而离家出走。她们都没有自觉自发地意识到自己应该在人格上实现真正的独立。 
   综上所述,安娜和娜拉的爱情一开始就由于缺少独立的经济基础而失去了平等独立的地位,再加上强大男权意识的束缚和缺乏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限制,她们的爱情悲剧是注定的。 
   鲁迅在《娜拉走后怎样》说过“通俗地讲,钱是很重的,失去了经济独立,出走的娜拉只有两条路可以走,么堕落,么回来。”由此可见经济能力的独立是女性保持人格独立,追求自由平等的爱情的基本保障,没有了这个基础,自由平等的美好爱情只能是昙花一现。当代社会里女性在政治、教育、经济、婚姻、家庭、社会地位等方面获得了与男性同等的权力,只你拼搏努力,发挥聪明才智,都可能取得不输于男性的成功。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一部分女性一旦结婚后,就逐步沦为家庭保姆的角色,在照顾家庭的琐碎生活渐渐远离自己的梦想和追求,把家庭作为自己的事业。安娜和娜拉的爱情悲剧告诫女性同胞们爱情虽然美好,但不能迷失自我,不为了自认为甜蜜浪漫的爱情而没有底线和节制的牺牲自己独立的人格。 
   参考文献 
   1(俄)列夫·托尔斯泰.安娜·卡列尼娜M.译林出版社,1956. 
   2(挪威)易卜生.易卜生精选集M王忠祥精选、潘家洵译,北京燕山出版社,2004. 
   3浙江文学学会外国文学研究会和杭州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合编.托尔斯泰论集M.浙江人民出版社,1982. 
   4高中甫编选.易卜生评论集M外语教学与研究所出版社,1982. 
   5梁旭.安娜·卡列尼娜形象解读J山西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9. 
   6于素英.安娜·卡列尼娜的悲剧及社会意义J.语文学刊,1998,3. 
   7华玲.恒星闪烁—娜拉形象之我见J.戏剧文学,1993,8(4). 
   8李丽.叛逆的新女性–安娜·卡列尼娜与娜拉之比较J.经典重释(安徽文学),2009,8. 
   (作者介绍吴娟,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2013级研究生,研究方向中国现当代文学)